您的位置:主页 > 全球华文媒体摘要 > 内容
语文教学别反人性
更新日期:2009-03-24 08:06  

“教改,我最想说”系列谈之五

“语文天生重要。”已故数学家华罗庚先生如是说。可是,语文教学越来越异化,越来越反人性。

小学时,儿子背诵那篇著名的矫情篇:《吃山顶上的草》:

羊要吃山顶上的草,羊爬呀爬,它累了,爬不动了。它想:我不怕累,山多高,我爬多高!羊爬呀爬,它更累了,更爬不动了。它想:我不怕累,山多高,我爬多高!羊又向山顶爬去。

一天,儿子冷不丁问我:“妈妈,羊为什么不吃山脚下的草?”他并非刁钻古怪,他只是恰好学了一句:天涯何处无芳草?

文章的微言大义我懂,但在我看来,既怕苦又怕累最怕死才是人的常态及真性情,“吃山顶上的草”于情不合于理有悖。思索片刻,我一本正经地回答儿子:“羊在锻炼身体哩,就像爷爷奶奶爬香山。”

儿子信以为然,我则长长舒了口气:我不曾敷衍我的儿子,我也不曾对儿子说假话、说大话、说空话!毕竟,“一不怕苦二不怕死”是一种非常态,不必提倡,更难以推广。教育宜节制有度、把握分寸。

进入中学,鲁迅先生来了。我的父母曾经读鲁迅,我亦读先生,现在,轮到我的儿子了。近半个世纪,大量鲁迅作品充斥中国大陆的中学课本。事实上,我个人认为,鲁迅先生的作品,除了《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》、《社戏》、《一件小事》等极有限的几篇外,绝大多数并不适合中学生阅读;更进一步讲,没有一定的阅历、修为,成人也未必人人能读懂鲁迅的。

上期南方周末有高一女生在文中提到“中学生语文有三怕,作文古文周树人”,其实这“三怕”之外更有一怕,那就是“阅读理解”。还是以例为证:《晶莹的泪珠》一文选自陈忠实散文集《关于一条河的记忆》,大意是,作者因家贫休学一年,并非熟悉的女教师在为他办理休学手续时,因伤心同情而泪珠滑落……作者最后写道:

我期望自己的泪泉,如女教师那饱含晶莹泪珠的泪泉,不至于堵塞,更不敢枯竭,那是滋养生命灵魂的泉源,也是滋润民族精神的泉源哦……

题目是:阅读文章,说出“40年前”和“今天”作者对女教师泪珠的不同感受,以及作者“今天”的感受带给你的启示。(不超过150字)

我用这个题目小心翼翼地试探过不少中学生,知道他们的反应吗?“耶!可以休息一年了!”不是孩子缺乏同情怜悯之心,也不是孩子对贫困麻木不仁,只是他们360天在教室煎熬,谁不向往“休学”呢!这是孩子们的心声,却不是“标准答案”。

撇开上述因素,仔细思考一下,这题目也真够难为中学生。既然身处其中的作者在40年前后都有不同感受,凭什么要求孩子去感受作者“今天”的感受,并认定作者“今天”的感受会带给孩子启示呢?这样的题目很促狭,甚至很恶,其一,揠苗助长;其二,迫人撒谎。“语文天生重要。”但在今天,在天生重要的语文面前,我们也许都会成为那“吃山顶上的草”的羊!

(作者为北京一中学生家长)

 





 
  上一篇:读者来信(090319)
  下一篇:问路的折腾